全球586家独角兽腾讯投资52家,为何却在加拿大受阻?

经过三个月的谈判,加拿大的在线阅读平台Wattpad在周二晚间宣布,公司已同意被韩国媒体巨头Naver以6亿美元全资收购,收购方式为现金加股票。

至此,腾讯在加拿大科技企业的投资暂告一个段落。盘点其公开投资的几家创业公司,和其以往动辄投出一个独角兽相比,腾讯在有着“北方硅谷”之称的加拿大却未能有亮眼的斩获。

根据《新财富》的统计,全球586家独角兽公司中,腾讯投出了将近1/10,高达52家,仅次于红杉资本。但作为在海外投资最为踊跃的中国科技巨头,腾讯在加拿大的战绩却并不丰厚。

小胜:增长乏力的网文平台Wattpad

对于Wattpad的投资者来说,6亿美元被一家韩国企业收购在很大程度上只能说是一场平淡的胜利。(尽管具体的投资条款并不为外人所知,因而无法判断不同投资者的具体收益。)

过去几年中,Wattpad从亚洲、美国、加拿大的投资者手中融得了1.18亿美元。最近一笔投资就是2018年1月腾讯控股领投的5100万美元,同一批投资者还包括了菲律宾第一大电信服务商Globe Telecom旗下风投机构Kickstart Ventures、香港投资商Peterson Group、Canso、Raine Ventures、以及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BDC。

在这笔融资后,Wattpad的估值达到了4亿美元。从数字上看,三年录得2亿多美元的估值增长,对于小股权投资的腾讯来说只能算是一次小小的胜利。

彼时的Wattpad正在加速增长的高点。2012年,其月活用户数还只有800万人,到了2017年,Wattpad的全球月活用户已经达到6500万人。但此后的增长却稍显乏力,到2018年12月,全球月活用户数7000万,截止目前,这一数字为9000万人,增速明显下滑。

这或许和Wattpad的用户结构变化有关。

在公司创立的初期,Wattpad喜欢写作的创始人刘雅伦和另一名创始人袁亦方经常会泡在平台上发现新作家,他们把Wattpad定义为“小说创作领域的Youtube”。作为一个讲故事的社区,粉丝们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作家互动,这也促使不断有新的作家涌向平台。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Wattpad曾经是一个非常棒的网站,用户大部分都是成年人,有成熟的心智。上面的作家可以得到直接而真实的反馈,可以在上面磨练写作技巧,来写出更好的小说和故事。

“但现在,上面的大部分用户和作家都是青少年,而其中占据绝大多数的还是女孩儿,“这名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Wattpad上超过九成的用户年龄在13-35岁之间,而读者群更是00后为主。

这也导致Wattpad上玛丽苏文学和同人文的泛滥,上面有很多陈词滥调的言情小说——坏男孩好女孩、富男孩穷女孩、泽恩·马利克(英国偶像)的虚构小说、无数的图片、动图但文字少得可怜,错误的语法以及连篇的脏话。

但有意思的是,这些内容的阅读数、关注者却高达数百万。

Wattpad上的一名写作者表示,作为一个以阅读和写作为切入点的社交平台,在生活中彼此熟识的青少年们也在Wattpad上成群结队地围观同龄人们的创作。

这又进一步埋没了优质的创作。由于Wattpad上的书是以阅读量、评论量作为主要评分基础,而高评分的创作会被置于更显眼的地方,读者需要自己努力发现被尘封的宝藏创作。

Wattpad上的另一名写作者表示,除了高质量的创作很难得到认可以外,在Wattpad上进行创作的过程本身就不是太好的体验,在平台上编辑文章经常会出现技术问题,花了很多时间写的文章最后却无法保存,而在这个过程中平台还时不时蹦出付费阅读的广告。

“这个网站让你免费使用,但前提是,你得忍受那么多低质的东西,”他说。

但这并不妨碍Wattpad从庞大的青少年群体中将内容变现。

全球586家独角兽腾讯投资52家,为何却在加拿大受阻?

《亲吻亭》电影海报

2018年,Netflix发布了一部叫做《亲吻亭》的校园玛丽苏电影:女主爱上了青梅竹马的好基友(男性)的哥哥,但和好基友之间有约定,不能有秘密,并且不能喜欢对方的家人,女主不想失去好基友,又真的很爱好基友的哥哥,于是很苦恼。

这部被Netflix称为“美国收看最多的电影之一”的无脑青春片,就是脱胎于Wattpad上的小说,作者在15岁的时候开始在 Wattpad上写小说。《亲吻亭》第三部将于今年上映。

刘雅伦的妻子、曾担任Wattpad社区和内容运营负责人的Eva Lau在推特上表示,有超过90部脱胎于Wattpad小说的电影和电视剧正在创作中。

这些都只是Wattpad利用年轻用户群进行商业变现的一个缩影。

这次收购中,收购方曾传出有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Netflix、亚马逊以及脸书,但最终,Wattpad选择了一家韩国媒体公司Naver,这让不少人感到意外。

Naver在韩国大名鼎鼎,是网络漫画平台Webtoon和通讯软件LINE的母公司,旗下还有电商、直播等平台,其中Webtoon的月活用户为7500万。

有人指出,Wattpad的用户中有不少是韩流粉丝,他们热衷于创作和阅读爱豆们的同人文,在收购后,或将会成为韩流广告的忠实受众。

刘雅伦今天在接受BNN采访的时候表示,公司目前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加速成长,而在和Webetoon合并后,即可实现用户数的翻倍,达到1.6亿的月活用户数。尽管其和投资者也讨论过上市,但对Wattpad来说,获取更多的用户,加速成长确是极端重要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连环创业者,刘雅伦和妻子在2014年成立了两只小鱼风投基金,作为天使投资人在人工智能、区块链、消费、企业领域投资了20多家初创企业,其中不乏SkipTheDishes这样回报丰厚的公司。

全球586家独角兽腾讯投资52家,为何却在加拿大受阻?

Element AI网站截图

小负:失落的准独角鲸Element AI

2016年末,腾讯提出了“AI in All“计划。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腾讯实际上将AI视为跨产品的核心技术。在BAT三巨头中,它是参与AI投资交易最多的一个,也是在北美最活跃的中国投资者。

但加拿大作为人工智能热潮的策源地,似乎并未能满足腾讯在这一领域的胃口。

就在几天前,加州的企业云服务提供商ServiceNow完成了2.3亿美元收购蒙特利尔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Element AI的交易。

2019年9月,Element AI完成了1.5亿美元B轮融资的时候,估值已经达到了6-7亿美元左右。在加拿大这个北极熊和海狸之家的国度,业界把估值在10亿加元的公司称为“独角鲸”。

《环球邮报》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Element AI的许多员工已被解雇,股票期权也被取消。而在出售过程中德勤出具的一份公平意见书估计,Element AI的估值在2019年融资时仅为7600万美元,2020年降至4500万美元。

这家有着这家有着加拿大“明日之星”之称的人工智能企业可谓含着金汤匙出生。

它头顶着“深度学习之父” 约书亚·本吉奥的光环,在创立四年的时间里融资超过2.6亿美元。

2017年,成立才九个月的Element AI从包括腾讯、英特尔、微软、英伟达等在内的投资者中筹集了1.375亿美元A轮融资。2018年12月,又通过魁北克经济发展计划,从联邦政府获得了500万加币的贷款,并于2019年9月完成了1.51亿加币的B轮融资。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为其站台,联邦政府还在2020年和这家公司达成融资协议,将在5年内向该公司支付2000万加元的“有条件偿还的出资”——不过这项资金并没有支付给该公司,已经随着并购而泡汤了。

在谈及这一投资的时候,腾讯并购投资部执行董事陈宏伟曾表示,腾讯正在全球积极寻求人工智能与创新的投资机会,“期待见证人工智能科技的突破和应用,受惠大众。”

但人工智能的应用并非一朝一夕即可落地。

在最初创立的两年中,Element AI主要从事的是咨询服务,此后开始专注于产品开发,计划将几款基于人工智能的产品推向市场,包括为金融机构提供网络安全服务,以及帮助港口运营商预测卡车司机等待时间的项目。但在2019年和2020年,几家客户的合作关系出现了问题。

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Element AI创始人加涅(Jean-Francois Gagne)表露过其在商业化方面遇到的困难。他表示,合作伙伴没能有效使用其数据,公司缺乏现有的基础设施来拓展人工智能模型,此外还遇到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

全球586家独角兽腾讯投资52家,为何却在加拿大受阻?

Kindred AI网站截图

上市梦碎的Kindred AI

在投资Element AI后不久,2017年10月,腾讯领投了加拿大另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Kindred AI的2800万美元B轮融资。

实际上,在Kindred AI宣布这则融资消息之前,公司的创始人就曾对媒体透露过,Kindred AI计划最早在2019年底酝酿上市,而这有赖于公司产品的开发速度。

但上市的雄心早已不再。去年11月,这家初创企业被英国的网络购物公司Ocado以2.62亿美元的对价收购。

其实,就在腾讯投资Kindred AI后的三个月,其核心创始团队就从原有的公司中剥离出来,组建了另一部分业务——创立了另一家人工智能企业Sanctuary AI,研发类人机器人。

对此,Kindred AI称,公司仍将占有Sanctuary AI小部分股权,这样做是将两家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最大化,也是为了提升股东收益。

Kindred AI由加拿大发明家和理论物理学家乔治•罗斯和苏珊娜• 吉尔德共同创立,通过人工智能使机器人可完成电子商务配送中心的分类和打包工作,在供应链和仓储方面均有应用。

罗斯作为Kindred AI创立时的首席执行官,此前还是加拿大量子计算机公司D-Wave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吉尔德也是这家公司的技术研究员,担任Kindred AI的首席科学官。

在这两者离开Kindred AI之后,这家公司也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公司原首席运营官吉姆·利弗开始接替罗斯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在2020年4月离开,加入了一家电商配送公司HDS Global。

而Kindred AI目前的首席执行官是2019年6月空降而来的马林·查卡罗夫,他当时任职Kindred AI的首席运营官和首席财务官,并在2020年3月开始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

巧合的是,“深度学习之父” 约书亚·本吉奥也曾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2020年上半年,腾讯公开的60多例投资中,海外投资案例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其中不乏独角兽。在过去几年中,腾讯更是在全球各地投出了不少超级独角兽,包括即将上市的青少年游戏平台Roblox,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软件企业UiPath等,但这其中并不包括加拿大的企业。

在加拿大这个人口不足4000万的“小国”,尽管技术过硬,但大多数创业公司从一开始就要解决市场过小的问题——大部分企业必须选择以美国作为主要市场,这也给嗅觉灵敏的美国投资者提供了天然的便利。

作为出海远征的中国投资者,腾讯在这方面并不具备优势。而在其看好的人工智能领域,加拿大的企业尽管有着强大的学术背景,但在落地的时候却往往因为技术超前、缺乏足够的应用场景和市场而遭遇挫折。

在这为数不多的几笔投资之外,腾讯能否在加拿大投出“独角鲸“乃至超级独角兽,仍需时间去解答。

(加美财经)

#腾讯#、#独角兽#、#Wattpad#

作者:佐溪

责编:小浣熊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4125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下午6:1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下午6:2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