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App Store的一个新政策,让Meta彻底破防了

自2018年“剑桥门“事件中库克出言讥讽扎克伯格后,Meta与苹果的关系近年来俨然就开始急剧恶化。不久前,苹果方面宣布将在除中国大陆以外所有区域App Store现有基础上新增两个广告位,而在此次大张旗鼓增加广告位的同时,苹果还悄然修改了App Store的部分条款。

但这一改动,很快引发了Meta方面公开批评苹果改变应用商店条款,是“在数字经济中削弱其他公司”。

那么苹果到底在App Store里改了什么呢?其实在10月24日的相关条款的更新中,一共发生了两处变化。其一,是苹果首次正式为iOS应用制定了NFT相关规则,允许开发者在生态中搭建自己的NFT平台、并销售NFT相关产品,但依然需要30%的抽成。显然,这一举措对于NFT行业而言是利好,相关从业者高兴都来不及。

而第二个变化,则是要求用户或广告主在TikT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付费推广内容时,必须借助App Store的应用内购买项目机制(IAP)。

Meta方面在相关声明中就表示,“苹果此前说过,他们没有从开发者广告收入中分成,显然他们现在改变了主意。我们仍然致力于为小企业提供广告投放的简便方法,帮助他们在我们的应用中发展业务。”

至于说,为什么同样受到这一条款改变影响的推特、TikTok尚未置评,Meta就急不可待的站出来大声疾呼呢?这自然是因为Meta与苹果既有新仇、也有宿怨。

如今,Meta旗下的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已经构建了海外市场最大的社交网络,并无疑是苹果这一新政策下最受影响的公司之一,甚至Instagram上的网红经济在新政执行后将受到重创。一旦创作者为了避免被苹果抽成,大概率会与广告主选择私下交易,这就相当于是让Meta在过去十余年间建立的广告交易平台作废。在目前核心高管扎堆离职、业绩下滑、股价大跌的情况下,Mete又怎能容忍作为营收支柱的广告业务出岔子。

而在更早前,由于iOS 14上线的应用跟踪透明度功能,使得iOS平台的广告商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Meta方面已损失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这些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Meta岂有不站出来攻击苹果的理由。

事实上,苹果这一举措确实是前所未有,使得Meta情绪激动也可以理解。根据苹果方面的说法,“如果是数字化付费购买内容,用于在应用中的体验或消费,包括购买广告在同一个应用中展示,则必须使用应用内购系统”。

要知道,在此前Epic Games起诉苹果一案中,App Store负责人Phil Schiller就曾明确表示,公司从未从开发者广告收入中提成,未来这也不会成真。

然而时移世易,苹果还是打破了自己的承诺,要开始对iOS应用内的广告行为“征税”了。目前在互联网中,广告主在社交平台找创作者投放广告、创作者找金主“恰饭”已经蔚然成风,无论在抖音、快手、微博、哔哩哔哩,还是海外市场的Instagram、YouTube等等,创作者借助影响力变现已是常规操作。

简单来说,此次规则的调整,就意味着苹果方面准备在生态内对整个网红经济“征税”。要知道,广告是互联网传统的三大变现模式之首,所以苹果此举的影响也可能是空前绝后的。

如今不仅是Meta,已经有不少海外网红在吐槽这一新政,并将其形容为“蛮横无理”。有海外网友举例,苹果这一做法就相当于是,如果网站有接广告,结果谷歌的Chrome、微软的Windows表示我们要对网站接广告的行为抽成。

那么苹果凭什么对发生在iOS应用内的广告推广行为抽成呢?这是因为苹果将其视为一种应用内购买,这显然并不是没有道理。众所周知,为了确保广告主和网红的利益,平台方往往会担任中介来撮合交易,因此也诞生了字节跳动的巨量引擎、快手的磁力聚星、B站的花火等一众中介平台。既然交易发生在应用内部,被视为是应用内购买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然,在Meta以及许多创作者看来,苹果App Store的这一新政是无理取闹。当初,苹果对应用内购买行为抽成给出的理由,是其花费了大量资源运营并推广App Store,开发者借助App Store向用户销售产品,苹果需要借助30%的抽成来维持App Store的开支至平衡状态。这一点,在Epic Games“揭竿而起”之前,是被广大iOS开发者认可的。

开发者借助App Store的分发能力挣钱,苹果显然是有理由收取抽成的,这就是所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问题在于,用户借助应用提供的平台赚取广告商的广告费,其实是类似App Store之于开发者的关系,应用运营方可以收取抽成,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简单来说,苹果向应用内的广告行为抽成,就相当于是房主将房子租给了“二房东”,又在二房东向租客收取的租金里抽成。如果苹果的这一逻辑被认可,可能通信运营商就该叫屈了,毕竟App Store能够运行,运营商搭建的通信网络才是基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苹果App Store的这个新政是在授人以柄。

如今,运营商几乎沦为了互联网行业的“管道”,而其花费巨资铺设的通信网络最终却为互联网企业做了嫁衣。苹果方面如果认为iOS应用内的广告推广是基于App Store才能成立,运营商当然也有理由认为,苹果之所以能够建立App Store,有赖于他们建设的通行网络。

一旦运营商有了这样的念头,这个江湖估计就真的要“天下大乱”了。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660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9:0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9: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