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听我的》中复活呼声最高的是谁?

229次阅读
没有评论

《说唱听我的》第一期过去,除了魔动闪霸的亮眼操作外,观众们还记住了一位头铁式选人的选手 Oliver Jiang。

短短的 90 秒时间,Oliver 将技术与听感做出了完美的结合:

flow 的编排与 break 的安排恰到好处,但是最终惜败给老将 Blow Fever。

在新一期的节目中,节目组给出了五个复活名额,名单中并没有 Oliver。

但弹幕中让 Oliver 复活的呼声非常高,可以说 Oliver 已经完成了目标:用自己的业余爱好征服了听众的耳朵。

节目中,他是一个意气风发,台风稳健的说唱新星;而在私底下,他是一名拿着五险一金的国企员工,白天扎扎实实工作,晚上则钻研说唱,拍一些抖音视频。

节目过后,我和 Oliver 聊了聊这一路上的一些故事与感悟。

01.

熟悉我们的老读者们应该都知道,去年的十二月中旬,我们举办了一场名叫“星神计划”的公益说唱专场。

也就是在那次专场,我认识了今年《说唱听我的》节目上的黑马:Oliver Jiang。

当时 Oliver 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谦虚有礼貌,看起来很年轻,而这和他做的说唱呈现出一种反差。

在台上的他很稳,也许听众对他的歌曲了解的不是很多,但现场依旧能跟着他的节奏炸起来。

节目过后,Oliver 的抖音粉丝涨了近 10W,微博粉丝从最开始的几千到了如今的两万。

关注度迅速上升的那几天,Oliver 的手机关了好几天的静音,每天都有微博、抖音的各种消息轮流轰炸。

Oliver 原名蒋奇,很多人以为 Oliver Jiang 是他为了说唱专门起的绰号,但并不是这样:

Oliver 读研是在澳洲,由于出国要给自己起一个英文名,恰好那时候 Oliver 很爱看绿箭侠(Oliver Queen),所以干脆用 Oliver 作为自己的名,后面加上自己的姓。

后来开始玩说唱,Oliver 干脆也直接用了这个绰号,听起来顺口还有记忆点。

不同于很多近几年才接触说唱的 rapper,Oliver 在他的初中时期开始接触说唱。

在北京读书的时候,调频 88.7 的《The Park 嘻哈公园》则是他经常收听的电台节目。

不止是 Oliver,很多 rapper 对嘻哈公园也情有独钟,这档由孔令奇和 wes 陈于 2016 年创立的电台节目是不少人的说唱启蒙。

在《说唱听我的》导师 cypher 中,艾热也 cue 了一下嘻哈公园,在致敬的同时引发了一波回忆杀。

而 Oliver 真正开始尝试写歌则是在他的研究生时期,那时候他的舍友在宿舍写说唱歌曲,Oliver 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入伙了舍友,一起创作说唱歌曲。

在作品还比较稚嫩的时候,Oliver 尝试着发了人生中第一条抖音,很幸运的是:这样一条初期只有 15S 且有些稚嫩的抖音火了,带给了他第一批流量。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说唱是有很多人愿意听的,所以也就有了如今每天晚上磨炼说唱技术,发一发抖音的 Oliver Jiang。

02.

抖音 rapper,作为说唱圈第一批新媒体尝试者,在实力和作品的质量上往往饱受偏见。

很多 rapper 瞧不起抖音 rapper,他们觉得说唱必须来自地下,从流量平台出身的 rapper 是不如地下 rapper 的。

也有 rapper 认为做抖音,流量来的很轻松,如果自己是为了流量早就去做抖音了。

但事实上,在美国,从社交媒体出身的 rapper 并不占少数,他们也并没有太多的地下说唱经历,依旧可以做好说唱。

在与 Oliver 聊这些偏见时,他告诉我这些由来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抖音上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有一些为了流量不断去炒作的 rapper,也有一批实力很强,能够做出很好作品的 rapper。

同时,用户打开抖音,往往是为了娱乐,所以针对这样的娱乐性较强的平台,rapper 也要想办法去迎合这部分观众的感受,因此一些段子类作品应运而生。

毕竟没有人可以一直靠爱发电,让爱好做成职业,能够变现才是大多数 rapper 的选择。

在节目中,Oliver 唱了 《Tik Tok 2020 Cypher》 中自己的 Verse,这个 Cypher 是抖音的一些 rapper 一起做的,算是抖音的 rapper 和 producer 第一次抱团做歌。

在 Oliver 表演时,有 rapper 说他长得像黑马,弹幕中还给他起了一个很有趣的昵称:阳光小快嘴。

对此,Oliver 也很实诚地表示他喜欢“黑马”这样的称呼,他并不是一个缺乏自信的人,但是比较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

而对于阳光小快嘴这样的称呼,Oliver 表示自己其实还有很多风格没有展示,他的风格也可以是阳光 melody、阳光 trap 等等。

这一切,也许会在 Oliver 之后着手制作的首张专辑中有所体现。

03.

毕业季又到了,对于我身边的很多说唱爱好者来说,选择音乐还是先去工作成为了他们进入社会前的最后一个问题。

尽管有着“玩音乐穷三代”这样的说法,但是有 GAI、法老这样从底层出身的 rapper 依靠自己的奋斗获得名气与金钱的例子。

成为一名 rapper 似乎就代表着衣食无忧。

如今 rapper 想要获得名气,主要通过四个途径:

1. 参加各种说唱综艺节目

2. 参加地下八英里等比赛

3. 在微博、抖音、B 站等社交媒体上做自媒体

4. 有流量 rapper 帮忙转发作品

仅靠优秀的作品出圈,不依附综艺的 rapper,在如今的说唱圈已经少之又少。

Oliver 在毕业回国后直接进入了国企工作,如今的他在广州做管培生,做国际物流方面的工作。

在 Oliver 的计划中,暂时并没有把说唱做成职业的打算,他认为自己如果能够把工作和说唱都做好,是一件很酷的事。

也许我们听惯了因为说唱背井离乡奋斗,最终成功被大众知道的故事,例如福克斯辞掉在伊犁的会计工作,只身前往成都,在运气的加持下最终大火。

但是 Oliver 与此不同的讲述会让我感到更加真实,一个踏实的年轻人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自己的路。

在我问到 Oliver 明年会不会继续参加比赛时,他说如果能够请到假,他是很愿意去的。

这次请假去参加节目,他最大的担心就是在节目中表现的不好,没有镜头,而且还耽误了工作。

但是如今看来,Oliver 的担心多虑了,不仅获得了足够的镜头,领导对他的爱好也非常支持。

三年的时间里,我们见证了太多 rapper 的崛起,看到了这个文化从地下走到地上,在新媒体时代变得更加多元。

Oliver 是从路人出身,刚开始没有认识的圈内好友,没有流量的支持,一个人做抖音做音乐,同时完成工作上的任务,一步步变得强大。

对于 Oliver 的粉丝来讲,一切就像是一个养成记,粉丝看着 Oliver 的视频收获了很多点赞,看着 Oliver 在恋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甜蜜动态,看着 Oliver 上了节目,收获了更多关注。

他告诉我,他想成为自己粉丝的榜样,让自己的粉丝作为奥利帮的一员,能够有一种自豪的感觉。

也许 Oliver 不符合说唱歌手的传统形象,但是当所有人都在叛逆时,这样的形象反而更有魅力。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