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史无前例10万人大裁员!小扎断腕怒砍显示器、智能手表

214次阅读
没有评论

编辑:David Cris

【新智元导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短短几天时间,已有数万硅谷打工人被「毕业」。匿名吐槽论坛 Blind 则成了他们宣泄情绪的窗口。

随着 Meta「万人温情大裁员」的逐渐落幕,这家社交巨头开始大幅裁撤产品部门,重新规划业务线。

该公司周五表示,将全面停止开发智能显示器 Portal 和智能手表项目。

原因很简单:卖不出去,不挣钱。

原有团队和资源全部用于 AR 业务开发。看来还是放不下元宇宙吗?

Meta 高管在一次员工大会上说,在裁员后将重组公司的一部分部门和业务,将一个语音和视频通话部门与其他信息团队合并,并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专注于棘手的工程问题。

这家社交媒体公司 18 年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裁员,影响了每个级别和每个团队的员工,其中也包括那些业绩评价很高的员工。

Meta 人力资源主管洛里·戈尔说,总体而言,54% 的被裁人员属于业务岗位,其余的是技术岗位。Meta 招聘团队几乎被裁了一半。

高管们说,未来预计不会有更多轮的裁员。但其他开支将不得不削减,并正在对承包商、房地产、计算基础设施和各种产品进行审查。

断腕!智能手表、显示器全砍了

说是审查,其实是要砍掉某些业务线,这次的刀落在了智能手表和智能显示器身上。

Meta 首席技术官 Andrew Bosworth 负责以元数据为导向的现实实验室部门,他表示,Meta 将结束其在 Portal 智能显示设备和智能手表上的开发工作。

据悉,这款智能显示器的最大亮点在于便携和视频聊天,在新冠疫情带来的「居家潮」逐渐消退之后,Portal 的热度不再,而且,它本来就不具备谷歌或亚马逊智能显示器那样的广泛功能。

而且,就像所有的 Facebook 旗下产品一样,需要用户信任这家公司,把你的个人数据交给它。

今年早些时候,Meta 已决定停止向消费市场推销以视频通话功能著称的 Portal 设备,转而专注于向企业用户销售。

不过,企业用户也对这个在消费者市场败下阵来的产品兴趣寥寥。Portal 不仅没有成为公司的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还引起了潜在用户对隐私的担忧。

随着经济的下滑和裁员后人员的变化,Meta 高管们最近决定做出更大的改变。

而目前,Meta 还没有推出任何智能手表,关于智能手表的展示基本还处于 PPT 阶段。

Bosworth 说,原智能手表部门和团队将专注于 AR 眼镜。实际上,现实实验室总投资的一半以上将用于 AR 业务。

扎克伯格周五再次就裁员 13% 向员工道歉,并告诉员工,他没有预测到 Meta 的首次收入下降。

在新冠流行期间,由于被困在家中的消费者对社交媒体的使用激增,Meta 激进地进行招聘,公司今年前 9 个月的员工数量激增超过万人。

但今年的业务收入却并不景气,广告商和消费者在成本飙升和利率迅速上升的情况下纷纷缩减了支出。

Meta 还面临着来自 TikTok 的竞争加剧,并且在苹果对其操作系统进行隐私导向的修改后,失去了获得宝贵的用户数据的机会,而这些数据为其广告定位系统提供了动力。

「公司收入趋势的增长比我预测的要低很多。我又一次犯了错。这是对公司规划的一个大错。我为此承担责任」。扎克伯格说。

他说,在未来,他不打算大规模增加现实实验室部门的人员规模。

科技企业 10 万人失业,裁员寒潮席卷美国

放弃盈利潜力不足的业务模块,这是 Meta 为「求生」做出的努力。

实际上整个 2022 年,一大波裁员潮跨越各个行业,迅速席卷了整个美国。从网购到数字支付再到电动汽车,都受到了波及。

根据企业裁员跟踪机构 fyi 的统计:2022 年,527 家初创公司一共裁掉了 71,175 名员工。「业务增长放缓」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则是大企业纷纷选择「降本增效」的罪魁祸首。

如果将大厂小厂全算进去,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 10 万人。(此处感谢马院士和小扎的「贡献」。)

从下面这些著名企业的裁员力度上,不难感受到今年科技界的寒风凛冽。

苹果

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今年 8 月,苹果裁减了约 100 名外包人员的合同,目前已经暂停了几乎所有的招聘。

这可能表明,财大气粗的苹果也到了需要谨慎控制成本的关头。

据了解,苹果在未来一年对公司职位增加人员是「无预算」的。苹果实际上已经处于「冻结招聘」状态。有内部人士称,公司高层已经初步达成共识,未来苹果将经历一个招聘冻结期。

微软

微软在 6 月 30 日财年结束后重新调整了业务部门及其角色,并裁减了一些职位。虽然该公司仍表示,计划继续招聘其他职位,并在本财年结束时增加员工人数。

这家总部位于华盛顿州雷蒙德的公司表示,裁员影响了 18 万名员工中的不到 1%,涉及包括咨询、客户和合作伙伴解决方案在内的多个群体,并分散在各个地区。

亚马逊

为了削减成本,亚马逊今年已经放弃了多个项目,这已至少导致 560 人被裁员。

4 月,「电商巨人」关闭了 Amazon 4-star、Amazon Books 和一些快闪店等实体店,还在纽约解雇了 51 名员工;9 月,亚马逊宣布关闭其远程医疗部门并解雇了 159 名员工。

今年,亚马逊还放弃了几家机器人企业、蓝天研究计划和在线教育业务。对于其中一些项目,亚马逊让员工可以选择带着遣散费离开,或在公司内寻找另一个职位。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工人中有多少被解雇。

Twitter

在新老板马斯克接管不久后,Twitter 有 3,700 名员工在 11 月 4 日收到电子邮件称他们已被解雇,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 50%。

在直截了当的电子邮件中,被解雇的员工被告知 Twitter「正在进行裁员以帮助改善公司的健康状况」,并提供了遣散费。

马斯克在大规模裁员后发推文称,「当公司每天亏损超过 400 万美元时,他别无选择。」

特斯拉

根据 WARN 文件,特斯拉在今年 6 月下旬裁员 229 人。

此次裁员主要影响到其自动驾驶部门的员工。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还关闭了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整个办公室,并将该办公室的一些员工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在 6 月的一次采访中,马斯克说他计划裁减特斯拉 3% 至 3.5% 的员工,包括 10% 的受薪员工。Insider 报道说,一些前雇员证实他们已经被裁员,不过总人数不详。

Netflix

Netflix 今年已经进行了 4 轮裁员,总计约有 500 名员工被「毕业」。

该公司今年夏天裁员约 450 人——其中一轮裁员在 5 月影响了 150 名员工,另一轮裁员在 6 月影响了 300 名员工。

在此之前的 4 月份,Netflix 还从其新的粉丝网站 Tudum 解雇了 25 名营销人员;最近,他们更是缩编了动画部门——宣布将裁员 30 人。

不过,Netflix 的财务状况可能正在好转:继第一季度失去了 20 万用户,第二季度失去了近 100 万用户后,Netflix 在 10 月中旬增加了 240 万订户,扭转了颓势。

Paypal

根据一份监管文件,PayPal 今年 4 月将悄悄裁掉 83 名员工。

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 30,000 名员工,其中超过三分之一位于美国。

据 TechCrunch 报道,此次裁员似乎与该公司缩减其在旧金山湾区的业务规模有关。

Rivian

电动汽车制造商 Rivian 在 7 月份证实,将裁减约 800 名员工,约占其员工总数的 6%,以此削减成本。

在以去年最大的 IPO 上市不到一年后,裁员就这样发生了。

格罗方德

格罗方德是美国最大的半导体供应商。不仅开始裁员,还下达了招聘冻结命令。

该公司周五通知员工即将裁员,但没有透露裁员的具体时间,也没有透露哪些部门会受到影响。

这家芯片制造商周二在一次电话财报会议上表示,为使每年的运营费用降低 2 亿美元,他们正在采取措施。

沃尔玛

沃尔玛宣布裁撤企业部门以及其中一个执行中心。

10 月中旬,这家零售巨头在佐治亚州提交了一份工人调整和再培训通知,宣布解雇近 1,500 名工人。

今年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沃尔玛计划在公司重组过程中裁员约 200 人。

沃尔玛的销售增长——在大流行最严重的时期呈爆炸式增长——最近则趋于平稳。2022 年第二季度,沃尔玛电子商务销售额同比增长 12%,而 2020 年第二季度则暴涨 97%。

甲骨文

甲骨文今年裁员的范围仍然不明朗。

今年 7 月,甲骨文广告部门悄然进行了两轮裁员,总共 60 人;8 月和 10 月进行了包括公司的营销、客户体验和云部门的两轮裁员,可能会影响全球数千个工作岗位。

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甲骨文还表示预计到 2023 年 8 月,「主要与员工遣散有关」的重组成本将达到 5.19 亿美元。这说明被解雇的员工人数将远高于公司公开披露的人数。

福特

作为重组和将生产重心向电动汽车转移的一部分,福特计划解雇约 3,000 名全职员工和合同工。他们估计电动汽车所需的劳动力比传统汽车少 30%。

Lyft

为了迎接「明年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 Lyft 在 11 月初宣布将裁员 700 人。

公司创始人罗根·格林(Logan Green)和约翰·齐默(John Zimmer)在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所有团队都将受到影响。

裁员浩浩荡荡,匿名吐槽论坛 Blind 被挤爆

裁员大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着整个硅谷,很少有公司能从「科技寒冬」中幸免。

在职场论坛 Blind 中,各家大厂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的「差评」。

Blind 是一款成立于 2013 年的职场匿名社交软件,拥有来自 300,000 多家公司的 700 万注册用户。

因为用户可以匿名发帖并与业内其他人联系,这款应用程序在 Uber、Meta 和 Twitter 等科技巨头的员工中很受欢迎。

在注册 Blind 时,只有当用户提供公司邮箱进行验证时,才可以获得更多的访问权限和完整体验。

与领英截然相反的运作方式,也使 Blind 成为了不少员工宣泄情绪的窗口。

几名经网站认证的 Twitter 员工,发表了对马斯克的差评。

「在埃隆接任之前,一切都很好。」

「(Twitter 的裁员使)一种富有同情心、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迅速土崩瓦解,也让我们感觉失去了家人。」

「埃隆的母亲把马斯克的自尊推到了火星大小。Twitter 已经很混乱了,但周五的裁员更像一场垃圾箱里的大火——这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位自称是 Meta 高级软件开发者的用户发帖称:「元宇宙使我们缓慢死亡。」

他补充道:「扎克伯格将用他的『元宇宙』,单枪匹马杀死一家科技公司。」

参考资料:

https://www.engadget.com/meta-discontinues-portal-smart-displays-165917491.html

https://www.neowin.net/news/meta-kills-off-portal-business-winds-down-smartwatch-initiative/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layoffs-sweeping-the-us-these-are-the-companies-making-cuts-2022-5#coinbase-about-60-people-2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