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避免“内卷”

2021年,有一个词在国内火起来了,这个词就是内卷。几个月前我和一群在美国的朋友聊天,就谈到内卷这个词。这个词在英文中原本叫做involution,最早是康德提出来的,康德提出这个词的时候,是把它和evolution也就是演化这个词对举,讲一种向内的演化。

后来有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把这个词运用到了人类学和社会学的研究中,再后来一位在美国的华人社会学家在一本研究中国农村的学术著作中使用了“内卷”这个词,这个词就逐渐在国内的学术界和舆论中流行起来。只不过大众舆论所讲的“内卷”,其实已经和英文中involution这个词的意思发生了偏离。

“内卷” 这个词之所以这么火,并不是因为新奇,恰恰是因为它是一种早就出现的现象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名字。我们人人都在讨论内卷,是因为这种现象早已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

有哪些“内卷”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毫无意义的精益求精。比如说有的公司开会的时候,桌面上的茶杯摆得无比整齐,非常精确,横看竖看侧看皆成行。然而我们都知道开会重要的是参会的人和会议讨论的内容,茶杯摆得再好对会议也没有实质意义。

第二个例子是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比如一件不复杂的事情,本来做个决定非常简单,但是有些地方的个别领导要刷存在感,结果把过程搞得很复杂。第一步先要出调研报告,然后邀请专家讨论评审,再将评审结果逐级上报,最后由领导拍板决定。

类似的现象还有一些人为创造出的严重偏离目标的工作,比如搞风险投资,原本可以使用市场机制有效进行,有的地方却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搞什么创业节、创新大赛,其实这些活动本身并不会产生创造力,钱花在这些复杂繁琐的事情上,反而有悖于投资创新的初衷。

第三个例子是低水平的重复,比如说硅谷出了一家新技术公司,很快国内就冒出一大群模仿者,这样的事情在视频网站、团购、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上都发生过。由于竞争对手太多,于是各家企业精力都耗在了相互争斗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却没有诞生创新的内容或技术。

第四个例子是封闭体系内越来越剧烈的内部竞争。最典型的就是今天的中小学教育,学生为了多考一点分数,被迫在教学大纲内下苦功夫,比谁做的题多,比谁做的题难。然而那么多时间花出去,所学的内容并没有增加,大量的重复练习还可能扼杀学生的创造力。

第五个例子是在同一个研究课题上无休止地做研究。在学术界,有一种现象是,一个热门的课题会在短时间内涌进来一大群人做研究,一些人为了出论文、出专著,来回来去反复发表没人看的文章。许多人研究的内容其实是重复的,彼此间论文抄来抄去。有的人为了吸引注意,只能不断地刻意标新立异,用牵强附会的证据去支撑那些看似新颖、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的结论。这种现象无论是在理工科,还是在人文社科领域都普遍存在。

“内卷”究竟意味着什么?

字节跳动的主要核心能力就是它的算法,然而,这一块其实不需要很多人去做的,都是由机器完成的。但是字节跳动为什么招了 10 万人,为什么去年在和 Oracle 的谈判中,新的德州总部,也要招 25000 人?比如大量的人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天从早到晚看视频,看你的视频中有没有违规的,不能上传的东西,然后对你进行拦截。因为要创造就业。就业的创造能解决很多问题,民生问题、经济问题、社会安全问题,政府的业绩也会好看。就像美国人的社会结构,人与人之间都是原子型,而且很多美国人都没有什么储蓄,如果今天失业,可能就意味着下一顿不知道吃什么,甚至交不起房租,流落街头。所以,德州 tiktok 总部当时答应招 25000 人,就是政府希望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

除了创造就业的需要,还有很多独角兽公司,不赚什么钱,拼命烧钱,也创造了很多这样的岗位。因为要 IPO,你不招人,你不把盘子做大,你怎么说服投资者给你砸更多的钱。用大卫・格雷伯的说法,就是金融资本主义,你的钱不是来自实实在在的产品,而是来自别人的负债,就是融资。这其实这种繁荣是一种假象。

再比如像《红楼梦》,市面上一堆,刘心武、张爱玲、蒋勋、白先勇、周汝昌、马瑞芳,等等。看到后面就觉得疲了。当然《红楼梦》本身是一部经典的,值得反复琢磨的作品,但是,这样的现象背后,也有蹭热点之嫌,为了挖掘而挖掘的刻意。好莱坞的反复翻拍续拍影片也是,重新想个故事,要冒风险,票房如何,翻拍续拍可以蹭着上一部的温度,又可以偷懒,不用重新构思角色之类的,还减少风险。

是“内卷”还是发展?

客观地讲,把事情做得更细致并不是一件坏事。在过去40年的高速发展中,很多领域都有追求高速度的发展超过追求高质量的现象,很多地方的事情做得还不够细致。比如说,桌面上的茶杯虽然没有必要用线码得精准无比,但是桌上的杯子横七竖八乱放当然也是不合适的。当那种靠简单粗暴的方法就能解决问题的场景越来越少,活儿就必须做得精细。

就拿写代码这件事讲,我看过国内很多企业的代码,虽然它们能实现功能,但是质量比起美国大IT企业差得还远。李开复十多年前曾经在中国推广谷歌的代码规范,他讲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规范,没有之一。按照谷歌的代码规范,代码中哪怕多一个或者少一个无关紧要的空格都通不过。你可以说这和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没有区别,但如果大家都习惯了这种规范,把代码写得整洁,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之前在一次周末问答中讲过,当一个企业从小公司发展成大公司之后,一些流程就变得非常必要。还是小公司的时候,一些事情直接做也无妨,但当规模变大了,就需要有规范的流程。当然,有了流程就可能出现更复杂的障碍,包括办公室政治。但是一家企业不能永远处于初创期,它总要进入成熟期。

一个社会也是如此,会从一开始不规范的市场,进入到一个约束越来越多的市场。这些规范,有时不是为了最好的结果,而是为了防止最坏的结果。一些人不习惯这些规范流程,会讲这是内卷,其实这些看似复杂的过程,可以避免很多灾难性的结果。当你只有100元的家产时,不会太担心事情搞糟了损失家产,而当你有100万的时候,做事的方式就完全不同了。

所谓的内卷其实也是对社会的一次洗牌。过去那些善于追求数量、追求速度的人占到了先机,获得了机会,但是今后,那些只有数量没有质量的东西,就会成为被“内卷”淘汰的对象。好的产品永远是供不应求的,这个道理放在人才的竞争上也成立。

吴军老师著

引申

对于 “内卷” 我认为最有用的办法就是投资自己,保持竞争力。唯有不断投资自己的能力,去充电学习,让自己保持足够的竞争力,这才是最靠谱的破局钥匙。

说一下之前公司有位同事,她能力并不出众,但每次裁员她都能化险为夷。其实她的能力比其他同事来说并不出众,但是我看到她非常聪明,她知道重要的事以她的能力可能不够,会做得不好,那她就把那些看起来不重要的 “小事” 干得足够漂亮。比如她特别会做档案管理,虽然技术含量相对不高,但最考验细心和耐心,于是她就把整个公司的档案整理得井井有条。她特别会接待客人,虽然看起来只是端茶递水的活儿,但如何有礼有节,把握好尺度和分寸,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舒服的感觉,却需要下功夫去琢磨和思考等等。她能把每件小事都做得妥妥帖帖,让人挑不出毛病,也正是因为把简单的事情用心去做,让她保持了属于她自己的竞争力。有时候并不是必须要去做很有难度的事,才能有自己的竞争力。有时如果把看起来简单的事做得足够好,也算是一种独有的竞争力。工作中我们也会给自己做不好事找许多理由,但实际上,不够优秀的人还可以通过找准自己的优势去发挥,弥补自身的不足,冲破客观条件的束缚,打开另外一条出路。

在生活中,也总会有些事情让我们疑惑,为什么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成绩却天差地别。除了用功程度以外,用功的细节也至关重要。职场上也是如此。那些比别人更努力、在细节上更用心的人,哪怕工作时间同样一样,但用心的人却能创造比别人更高的效率和质量,才更有可能脱颖而出。努力,可以让我们把事情做好。用心,可以让我们把好的事情做得更精致。在别人看不到的细节上用心,就会赢得了独一无二的竞争力。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539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下午1:2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下午1: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