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后的第一个发薪日,几家欢乐几家愁

作为字节数据部门的一个小管理层,陈先生之前一直在深圳腾讯工作,因为实在无力面对深圳的房价而愤而离开这个他毕业后待了五年的地方。他携着未婚妻来到了应许之地杭州,杭州的房价相比深圳显得价廉物美,同时他顺利入职字节跳动。他很快花了两百万的首付买下地铁房,在这里开始了新的人生。他盘算着未来的一切开支,房贷,车贷,孩子出生后的费用,家庭装修费用,父母养老的费用……日子总是紧巴巴的,但是他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才三十岁,离退休还有很远的距离,还可以赚大钱。一算下来,除非努力往上爬,每个月剩下来的钱不到一万,无法对抗未来的任何一个较大的风险。

但是,对于他来说,风险来得措手不及——或者说,他的第一个风险来自公司内部。

公司取消大小周了,与此同时降薪将近17%,这对于需要还各种贷的中年男性来说不亚于当头一棒。

“我从未想过我会遭遇降薪,这下我的计划全乱了。本来约好的国庆的出国游也没心情了,更没钱。对于我来说,周末在家不赚钱干躺尸很没意义。出去玩?那也得有钱才有动力消费啊!”陈先生诉苦道。

相比之下,陈先生手下的一个实习生,才25岁的小王倒是很兴奋。他如数家珍地说着游戏库里的一堆游戏,想着终于可以和妹子玩了。“小朋友嘛,”陈先生说,“没有买房压力,开心就好。相比双倍加班工资,他们更享受周末的时光。”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中国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都相继取消了大小周,快手、BOSS直聘、VIVO、腾讯光子工作室等互联网企业宣布取消大小周。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互联网行业逐步从野蛮生长走向有序发展,取消大小周会是一种趋势。

笔者个人认为,这是互联网过了野蛮增长期、红利殆尽之后的现象。在过去很多大公司因为业务量急剧上升而不停扩招,最夸张的就是字节跳动,tiktok超越了facebook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多的手机软件,而字节的员工数量也快速增长,从2016年的几千人到现在的近十万员工。上升期的公司因为工作量大所以让员工加班加点,而到了现在工作量没那么大之后,让员工加班反而会提升成本(水电费和加班费),所以从美团和快手开始,各大公司宣布取消大小周了。

在字节内网上,员工们“哀嚎”不断。有人喊着:“鸣,条危,速归”,呼唤创始人张一鸣;还有人冲着高薪跳槽过来,面对减少的收入,直呼“跳槽跳了个寂寞”。

字节员工的情绪很快占领脉脉、微博等社交平台,9月1日,话题“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后薪资普降”登顶微博热搜榜。

仔细观察的话,互联网上所有关于取消大小周的哀嚎都是字节员工发出来的。除了字节跳动,快手、VIVO也宣布取消大小周。但与字节跳动不一样,其他3家公司的员工并没有过分激烈的反应,这与公司制度及薪资构成有关。

小杜在VIVO上班,听到取消大小周之后她相当开心。“在VIVO,周六上班不算加班费,所以一到小周的时候我都会感觉周六特别难受,整个天都昏暗无比。晚上回来累瘫了,看到朋友圈里的妹子发各种吃吃喝喝出去玩的动态,我就想换公司。谢天谢地,我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双休。”小杜觉得这是打工人的胜利。

前面提到笔者个人认为取消大小周是因为成本费用的上升和市场的过分饱和,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过度加班引起了政府的注视。为了避免“枪打出头鸟”,各个大公司都收敛起来了。

8月26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向社会公开发布《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第二批)》(共10个),提示用人单位违法行为风险,促进依法规范用工,明确劳动者维权预期,引导劳动者依法理性维权。两部门在其中一宗典型案例中明确:“996”(指“工作时间为早9时至晚9时,每周工作6天”)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相关公司规章制度应认定为无效。

“现在我想明白了,工作是为了生活,但是生活不是为了工作。我在周末可以自由地干别的事情,想搞副业就搞副业,想游山玩水就游山玩水,我还在等待我未来的孩子降临,我会悉心陪伴他,并告诉他,要热爱生活。”陈先生说。

-END-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481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9: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9: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