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商“旋转门”,出世为相,入世为商?

“背叛的另一个名字,叫东芝。”

这是1987年7月1日,负责在美国国会大厦前,组织打砸表演的美国女议员,本特利的原话。

被砸的,是当时如日中天的日本半导体产业代表之一,曾经的“日本之光”——东芝。

打砸东芝收音机表演现场

美国给的理由是:东芝公司无视美国禁令,秘密向苏联出售4台九轴联动数控机床,该机床可让苏联的潜艇制造技术得到提升,便于悄然潜入直布罗陀海峡,陷美国海军于危境。

相比于更早卖给苏联机床的挪威,和直接把武器成品卖给苏联的英法,都安然无事。只卖给苏联四台机床的东芝为什么会被如此针对呢?

重要原因就是日本的发展威胁到了美国的地位。

那时日本推出了比美国英特尔功能更强、价格更低的芯片产品。

在日本优势芯片的攻势下,美国半导体产业集体举白旗。英特尔裁员1/3,退出了存储芯片市场。

美国硅谷的其他企业和英特尔类似,将近8成美国存储芯片企业宣告破产。

美国和日本半导体份额的两次剪刀差

苦日本芯片久矣,终于拿到东芝公司把柄的美国,对东芝开出了天价罚单:罚款3兆亿日元(当时汇率相当于150亿美元),对已经从东芝集团进口的所有商品加收100%关税。

5年内暂停从东芝集团进口任何商品,关闭东芝在美国的所有工厂等等。

令人奇怪的是,两年后美国竟然善心大发。惩罚高开低走,变成了:3年以内禁止东芝机械公司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5年变3年,惩罚对象从东芝集团变成了东芝机械。

前者东芝集团在美国的年销售额达到20亿美元,东芝机械仅仅只有2000万。

东芝高管登报“谢罪”

前后这么大的落差,除了日本政府逮捕相关涉案人员,东芝高管登广告谢罪。本文的主角,能让美国高高举起板子,轻轻落下的神秘力量——说客,登场了。

东芝在出事后,就马上开始了对美国政府的游说。

东芝花了900万美元,通过游说集团,重点突击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前主席詹姆斯.琼斯和前政府贸易代表威廉.瓦尔克。

拉来了和东芝有生意来往的90多家美国公司,包括通用电气和摩托罗拉。在国会两院帮自己说情。

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散之以财(嗯,重点)。向美国政府论证了。制裁将导致美国3.4亿美元的税收损失和4000名美国人失业。

在美国的全体东芝员工也被动员起来,大家分片分区,把所有联邦议员500多人,按照选区挨个去说服。这被他们自己称为“草根游说”。

效果立竿见影。

几个月前议员们还在愤怒的问候日本人,几个月后,可能觉得在国会大厦前砸收音机不体面,纷纷转性,开始为日本人说好话。

国家安全也变成了可以游说的议题。

说客——撼动美国政治的力量

说到游说,就要说到美国的政商奇景——“旋转门”

起源可以追溯到1789年,美国第4任总统,国父之一麦迪逊认为,应当允许利益集团影响国会立法过程,这是特定人群的自我表达,这种表达是“言论自由”的一种,受宪法保护。

只要让所有利益团体都有表达的机会,他们彼此之间就会相互制衡,国家不会被一方控制。

不过事情的发展偏离了他的美好设想。美国联邦政府的各种政策都会影响特定人群的切身,各路团体逐渐开始重视游说(拿钱办事)。

到19世纪中期,游说中的行贿受贿已经成为了众人皆知的秘密。

游说集团和智库扎堆的华盛顿——K街

光有钱肯定不行,选举中落选,面临再就业问题的前政客们就变成了说客的主力军。

自1998年以来,198名改选后离职的参众两院议员中,将近一半的人摇身一变,从选民的代言人,直接变成替不同国家、企业或利益集团在国会山上奔波游走的说客。

说起对国会运作的驾轻就熟,对政府人脉的如数家珍,对政策信息的耳聪目明,这些卸任的参众议员们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靠着国会山,那就吃定了这个敞开门的油水衙门。

有的议员干脆今天辞了公职,第二天就在原办公室旁边租个屋子,立刻成了某家企业的公关代言人,甚至连秘书、跟班儿都是原班人马。

而公关的对象,恰恰是原来的同僚。这角色的转换快得像川剧里的变脸一样。

这一扇在国会山上打开的“旋转门”,前开后合,进进出出,把政府公职人员和特殊利益团体的角色、利益、形象彻底搅和在了一起。 

游说的英文lobbying源自lobby,本意是大堂。说客们在大堂推销自己的主张,职业说客就成为了lobbyist。

火候不够,功夫不到家的就难免搞出一些丑闻。

美国越战英雄、共和党众议员卡宁汉,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军工企业游说机构数百万美元的贿赂。

作为交换,他将上亿美元的国防工程项目划归对方名下。这个因为作战英勇而拿过19块勋章的美国第一个“王牌飞行员”,在不久前的议员辞职发布会上,还老泪横流,一度泣不成声。

没想到一生战功卓著,目光如炬的大英雄,却在光怪陆离的国会“旋转门”里迷了眼栽了跟头。

2017-2019 届美国国会议员有 44 人离开公职,其中三分之二已经走过旋转门。

仅在华盛顿,就有正式注册的专业游说机构2万多个。

这些机构,除了负责跟踪媒体报道,收集立法信息,安排听证研讨以外,更多的任务是与关键的资深立法人员搞好公关,推动或阻止某个法案的通过。

这其中,营私舞弊,权钱交易,自是不可避免的衍生物。

美剧纸牌屋里的职业说客

他们自己有一句颇为流行的自我解嘲“ 在所有能被收买的政府中,我们美国的仍旧是最好的!”

古有:

百二秦关终属楚,三千越甲可吞吴。

今有:

给我三千说客,我能征服美国。

看到这里喜欢的点赞关注下吧!

参考:

瞭望智库:“日本之光”拆伙求生,曾被美国“锤”爆

侠客岛:「解局」用在TikTok上的把戏,美国早就玩得烂熟

吴旭:国会山上的“旋转门”

伐柴商心事:游说:历史潮流中的隐秘角落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477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9: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9:4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