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遭遇“赶尽杀绝”,字节这次还跳得动吗?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谈谈TikTok

1

川普拿捏着TikTok的命运,就像拿捏着一枚随时可以咬上一口的苹果。在字节跳动准备剥离美国业务以后,微软有意接盘这款中国制造的社交软件,然而川普Say No ,他准备封杀而非接盘、分拆之类的绥靖。这非常符合川普的行事风格,戏剧性,高调,跟六指琴魔弹琴似的,没谱,离谱,特别不靠谱。

很多人表示不解,毕竟这种做法太没底线了,自由竞争的新教伦理、市场自由的资本主义精神哪里去了,这不是啪啪啪扇自己的脸,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特朗普的决策看起来跟闹着玩似的,但如果将这件事放到更大的政策背景中考察,就一点都不会觉得突兀。第一阶段协定执行半年了,不妨去查阅一下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其间没有一点是闹着玩的。

TikTok不过是美国大兵比利·林恩中场休息之后的下一个动作。一间在美国运营的公司,其命运如何需静观变化。不论从美国人还是民族企业的角度分析,TikTok和我们普通人都关系甚微。但TikTok是一个风向标。在中文科技评论里,它代表中国制造的“高科技”,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生活方式,正在被字节跳动出厂的这类高科技型塑。

如何看待字节跳动这样一间公司,如何理解今日头条、抖音这类所谓代表互联网潮流的产品和日常生活的关系,这是比TikTok的命运更值得省思的问题。

2

字节在美国跳不动,在中国不仅跳得动而且欢。字节跳动用所谓去中心化的算法创新,在不思进取的BAT巨头格局中杀出一条金光大道。用户下沉再下沉是字节、拼多多这些移动互联网破局者找到的不二法门。传播学上说资讯就是一个金字塔结构,越是下沉类的内容受众越多。作为一种资讯流产品,字节跳动完美复制了“农村包围城市”这条早已被证明行之有效的策略。

这类触达数亿人口的终端,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不过是将传统的业务做渠道的迁移,比如广告与电商。在资讯价值的层面,其面貌已然如你所见,其去中心化的分发逻辑、巨大的用户数一旦与社会治理与组织层面结合,即成为一种非常有效率的工具。

组织和社会行为学家们有一个共识,社会治理的效率与其治理规模负相关。技术手段的进步能够提高治理规模的负荷。黄仁宇是在中国知识界认可度很高的历史学家,在其代表作《万历十五年》里,他提出中国历代之所以不能有效率的治理,原因之一是帝国幅员辽阔,政府不能实现数目字上的管理。

我对黄的系列作品非常熟悉,我一直觉得这名军官出身的历史学家观点过于迂阔。技术掌握在人手里,技术并不能逃脱社会的运作机制,但他至少点明了“技术与社会治理的关系”这个富有意义的题目。

3

在社交媒体发展看似一日千里的语境中,黄仁宇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停驻淹留,辩难思考。不断下沉的内容逻辑,去中心化的分发逻辑,从社会组织与动员的视角看,何尝不是一种卓有效率的动员与组织工具。

所以当我们将TikTok当作高科技,所谓挑战美国科技霸权,不妨打开抖音、打开今日头条看看首页琢磨一下,你喜欢这些内容么,这些内容对你有价值么,这些内容像是高科技的样子么。作为一种资讯产品,字节在美国跳不动,在本土也不是那么容易跳得动。

不论你愿不愿意,关不关心,此类技术都在以“中立的面貌”型塑中国人的生活。人们日常接触什么样的资讯,以什么样的方式娱乐,交流的内容与场景,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规训。悄无声息,不可逆转。

人们经常用文化的视角去看待字节跳动制造的这一类产品,什么奶嘴文化、娱乐致死之类的,但我更愿意从技术与社会治理的合谋这种视角去看待它,因为本质上它们是一种资讯产品。资讯是一种权力。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432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8: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8:0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