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前途未卜,体育领域合作伙伴谋出路

记者 | 刘杨

当地时间2020年7月3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计划通过行政命令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8月1日,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微软将负责接管所有美国用户数据;8月2日,微软表示将暂缓收购TikTok;8月3日,微软再次宣布重启收购TikTok业务讨论。

一天一变,这款短视频应用在美国的前途愈发不明朗。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封杀”之中,与TikTok存在密切合作关系的美国体育联盟,如NBA、MLS、NFL等,均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

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的社交媒体高管表示,TikTok已经成为MLS向标准受众以外的用户展示其品牌的重要途径——此前,联盟已经试水在平台上发布赞助内容,但现在只好与赞助商调整预期。

考虑到最近围绕TikTok产生的诸多争议,MLS方面称已经厌倦了在这一平台上的投资活动,“TikTok正在成为我们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还没有达到不可替代的地步。”

而对于NBA来说,TikTok禁令并未对其社交媒体版图的扩张之路造成阻碍,联盟早已拥有诸多备选平台。

NBA社交媒体团队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他们将继续使用TikTok,直到禁令正式实施。之后,团队将探索其他短视频应用,比如Byte和Reels。

Byte由Vine开发者Dom Hoffmann所创立,允许用户拍摄或上传时长六秒的视频。Reels则是Instagram于8月初新发布的一款短视频应用,之后有望在其他50多个国家陆续推出。

尽管NBA在与TikTok合作的过程中吸引到了更多年轻用户,但这位NBA社交媒体团队的主管表示,“TikTok的受众比其他所有平台都年轻,但我不认为它是我们最重要的平台之一。它一直是边缘平台,从来没有像Facebook、Instagram、Twitter或YouTube那样受到重视。”

另一名NBA球队的社交媒体工作人员表示,现在TikTok的作用是帮助他们把用户引流到俱乐部在其他平台上的账号上。

在与TikTok合作的大学体育队中,亚利桑那大学是其中的领头羊。自2019年9月开通账户以来,其校队野猫队(Wildcats)已经获得了16万粉丝,这在他们所有社交媒体平台的粉丝量中排名第三。

亚利桑那体育公司的数字营销协调员乔·斯卡彭(Joe Scarpone)表示,团队已经看到了将TikTok融入野猫队社交媒体矩阵的利好之处,“如果TikTok能够生存下来,这对我们的门票销售和人员招聘将会有长远影响。”

不过斯卡彭也不赞成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同样注意到Byte和Reels的崛起,因此也在观望这两个平台的潜力。

在Byte上线的五分钟内,他就为野猫队创建了一个账号。而借着Reels近期在美国的推广攻势,斯卡彭也在比较它与TikTok孰优孰劣。

他认为:“不管TikTok后续如何,Reels都有巨大的潜力。因为Instagram不仅拥有成熟的用户基础,同时从过往经验来看,它还能够预测和适应用户的消费内容。”

针对外界诸多的猜测和质疑,TikTok并未就禁令对其体育合作伙伴的影响做出评估。

但在8月1日,TikTok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发布视频对禁令问题做出了回应。她说:“数百万美国民众每天都在用TikTok,我们不会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429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8: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8: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