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当选总统小马科斯“亲中”未必“反美”

5月9日,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在菲律宾北伊罗戈省的一处投票站参加投票。计票结果显示,小马科斯和他的搭档、现总统杜特尔特的长女莎拉大选获胜。新华社发

6年前,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在副总统竞选中以26万票的微弱差距输给了莱妮·罗布雷多,他颇不服气;6年后的今年5月9日,在菲律宾全国和地方选举中,小马科斯以3050万票对1454万票的绝对优势击败老对手罗布雷多,在总统竞选中大获全胜。

许多媒体给小马科斯贴上了“独裁者之子”的标签。在被几大家族势力垄断的菲律宾政坛,背负这样的“标签”前行,对小马科斯而言是财富还是负担?多年来,他如何从“被流放者”位置攀上权力巅峰?他上任后的菲美、菲中关系走向如何?

从“流亡太子”到登上总统宝座

在成长过程中,小马科斯一直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老马科斯担心儿子缺乏未来从政所需的品质,曾在日记中忧心忡忡地写道:“我们最担心的是邦邦(小马科斯的小名),他太无忧无虑、太懒散了。”多年后,菲律宾现总统杜特尔特也在一次公开讲话中称,小马科斯是个“软弱的领导者”,一个“娇生惯养的孩子”。

小马科斯1957年生于菲律宾,曾在英国牛津大学学习政治、哲学和经济学。根据牛津大学的说法,他没有取得学位,只取得了社会学科领域的“特别文凭”。1980年,23岁的小马科斯回到家乡,先后担任北伊罗戈省副省长和省长。三年后菲律宾爆发“人民力量革命”,马科斯一家乘坐直升机从菲律宾逃往美国夏威夷。

1989年,老马科斯死于流放中,时任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允许马科斯一家回国,小马科斯回到家乡北伊罗戈,开始了漫长的重返权力之路。1992年,他当选北伊罗戈选区众议院代表,此后他的身份在省长和众议员之间轮流切换。2010年,他当选参议员,开始涉足国家政治。2016年参加副总统竞选,但败给了莱妮·罗布雷多。在2022年的总统选举中,他再次与罗布雷多狭路相逢,最终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小马科斯这次为何能反败为胜?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副院长代帆副教授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推动小马科斯获胜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是地方政治家族和政治势力的支持。在此次大选中,小马科斯得到了不少地方政治势力和地方豪强的支持,如北部阿罗约家族、宿雾加西亚家族等。与杜特尔特女儿莎拉的合作,更为小马科斯增益不少——二者一南一北、相得益彰,实现了选票叠加。

《华盛顿邮报》5月初对一项民意调查进行的分析显示,小马科斯的最坚定支持者来自他的家乡北伊罗戈,81%的当地民众表示会把选票投给他;76%的杜特尔特支持者也表示会把票投给他。

代帆指出,尽管老马科斯当年的铁腕统治阴影犹存,但对多数菲律宾人而言,那段历史已经过于遥远模糊,只有马科斯家族的大名依然流传。小马科斯通过对家族故事的美化,在选民中创造了一种“迷思”,获得了菲民众的认可。这或许正是不同年龄段民众对小马科斯态度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原因。根据上述民调,65岁以上选民对小马科斯的支持率最低,45岁以下选民对他的支持率则达59%,并集中在35岁以下年龄段——老马科斯执政期间这些人尚未出生。

许多年轻人表示,他们对小马科斯的了解和好感都来自社交平台。为争取年轻选民,小马科斯在各主流社交平台都开设了个人账户,营造深受年轻人喜爱的网络形象,吸引了530万“脸书”粉丝、200万“油管”粉丝和120多万Tiktok粉丝。批评者则指责说,他利用社交网络把其父在位的20年美化为菲律宾“和平与繁荣”发展的黄金时代,同时粉饰其“侵犯人权”和“贪污国库”的行为。

对菲律宾年轻人而言,用马科斯家族的“黑历史”攻击小马科斯,效果或许适得其反。小马科斯提出“团结起来、再次崛起”的竞选口号,承诺将带领菲律宾重返“昔日辉煌”,并提高就业、降低生活成本等。尽管这样的竞选纲领缺乏实质内容,却深得菲律宾年轻人的欢心。在1986年推翻老马科斯统治的那场运动中,人们高呼要根除贫困、根治腐败、实现社会繁荣,但老马科斯之后的几任总统都没能实现这些目标。因此,对现实失望的年轻人将希望重新寄托在小马科斯身上。

就连“不善言辞”这一点,在这次选举中似乎也成了小马科斯的优点。他汲取6年前副总统选举落败的教训,拒绝了会让他在公众面前“露怯”的大部分辩论和访谈,一心通过社交网络进行宣传。“他从来没有在竞选和集会中嘲笑、攻击或诽谤过任何人。”20岁的选民雷纳·阿斯库内说,“一个伟大领导人不需要通过散布仇恨言论来施加影响力。”

振兴菲律宾经济离不开对华合作

竞选期间,多位菲总统候选人曾争相展现对华强硬姿态。菲律宾前“拳王”帕奎奥公开抨击杜特尔特的亲华政策,指责其在南海问题上“太软弱”;参议员潘菲诺·拉克森在南中国海中业岛上竖起菲律宾国旗,以宣示“主权”;罗布雷多曾表示将依靠“友邦”的数量优势帮助菲律宾执行所谓2016年“南海仲裁裁决”。

与其他总统候选人相比,小马科斯的对华态度更为友好。代帆对中青报·中青网表示,在南海问题上,小马科斯多次主张“南海问题不是菲中关系的全部”,更不能把所谓“南海仲裁”结果作为开展对话的前提条件。在今年初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小马科斯表示,所谓“南海仲裁裁决”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如果只有一方参与,仲裁就不是仲裁了”。他还说,如果南海问题局势升级,菲方将不会向美国求助,而将诉诸多边形式和外交手段,并坚持继续与中国进行双边会谈。

国内经济方面,马科斯多次表明将延续杜特尔特总统的“大建特建”计划,并间接透露菲律宾国家基建离不开中国,“非常愿意同中国发展经贸往来”。“大建特建”是杜特尔特任期内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被称为“菲律宾史上最大胆、最雄心勃勃的基建计划”,该计划中的20多个项目已经或正在与“一带一路”项目对接。

马科斯家族与中国的交往可谓源远流长。正是在老马科斯在任期间的1975年,中国与菲律宾建立了外交关系。1983年,小马科斯率领一群年轻的菲律宾领袖对中国进行了10天访问。2021年10月,中国驻菲大使黄溪连与小马科斯为中国大使馆新设的“中菲高层交往照片墙”揭幕剪彩,小马科斯表示愿继续推进菲中友好合作。

在代帆看来,小马科斯的整体政策取向,将仍然是以经济发展为导向。要回应大众对他的期望,小马科斯必须振兴菲律宾经济,因此不大可能把安全议题作为优先选项。在经济领域,如振兴旅游业、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劳务出口、发展农业经济和能源保障供给等,都极可能是小马科斯的施政重点,而中国可以在这些领域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不一定要放弃菲美关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直言不讳地指出,菲律宾大选的影响力,远远超出其国界范围;在美国与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力抗衡过程中,美菲关系对美国的战略部署而言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但是,历届美国政府与马科斯家族的互动并不令人愉快。其中困扰双方的最大因素,是美国多年来对马科斯家族穷追不舍的“人权诉讼”。CNN不无担忧地分析称,小马科斯胜选可能将使未来美菲关系变得更加复杂,“白宫的长期怠慢可能会将小马科斯继续推向北京一边”。

老马科斯原本是在美国的支持下赢得第二次总统选举的,但后来美国不再支持,马科斯被迫下台流亡海外。1986年,数千名马科斯执政期间的戒严令受害者在美国夏威夷法院提出集体诉讼,获得了近20亿美元的赔偿判决,此案随后数度反转。菲律宾政府反对美国越俎代庖,坚称此案应由菲律宾法院裁决。2012年,美国法院对小马科斯家族作出“藐视法庭”裁决,理由是他们违反了“禁止转移家族遗产”的禁令,这意味着小马科斯再也不能踏上美国的领土。

不过,个人恩怨并不意味着小马科斯必然要在政治上“选边站”。他曾经表示,如果他今年大选获胜,他的家族与美国之间的过节将不会影响他的外交政策,因为“处理外交政策的逻辑中不包含这一点”。他也曾表示,不会接受将世界按照“超级大国势力范围”划分的“冷战思维”,菲律宾必须根据本国利益制定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他还说过,如果中美同时“打喷嚏”,菲律宾将“从地图上消失”,所以菲律宾在处理地缘政治问题时必须“慎之又慎”。

代帆指出,菲律宾发展对华关系与发展对美关系并不对立,推进中菲关系发展并不意味着必然放弃发展菲美关系。小马科斯多次表明不会终止菲美《共同防御条约》和《访问部队协议》,可见,他非常清楚菲美长久以来形成的特殊关系对菲律宾具有特殊意义。“如果菲律宾在地区安全议题上与美国对着干,美国很可能给菲律宾‘小鞋’穿。尤其是考虑到执政初期基础尚不稳定,对军方的掌控力也很弱,在对美政策上,小马科斯估计很难有杜特尔特那样的政治魄力。”代帆认为,小马科斯政府短期内仍然会维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

本报北京5月11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文利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413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7: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7: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