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音乐在焦虑什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 | 董露茜、万冰玲,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如果你关注全球音乐动向的话,很难不注意到今年大热的意大利摇滚乐队Måneskin。

自从今年5月在欧洲电视歌唱大赛夺冠之后,这支乐队就坐上了成名火箭。7月中旬,他们还曾登顶Spotify排行榜,成为全球范围内流媒体播放量最高的音乐人,并在最近完成了在美国的首秀,登上美国知名谈话节目《今夜秀》。

本月14日,索尼音乐版权代理和Måneskin成功续约全球独家版权代理。这可能是继10月BTS出走索尼转投环球之后,与索尼有关的一个好消息。

由于索尼音乐娱乐(以下简称SME)并未分拆上市,与音乐业务相关的具体财务数据不得而知。

就索尼集团的财报来看,该公司将音乐业务分为三个部分:1、录制音乐,包括“流媒体”和“其他”。“流媒体”指数字录制音乐在流媒体平台的发行,“其他”指实体媒体、数字下载以及现场演出;2、音乐版权代理,指词曲版权管理和授权;3、视觉媒体&平台,指音乐和视觉产品相关的众多服务。

图注:2021年10月,索尼集团发布的季度财报截图

这几年,索尼音乐流媒体收入表现一直亮眼。

2020年,索尼音乐的流媒体收入占录制音乐总收入的68%。今年前两个季度,索尼音乐的流媒体收入占录制音乐总收入的比例都超过70%。据今年10月发布的Q2(截至9月的3个月)财报显示,索尼音乐的季度全球流媒体收入还首次超过10亿美元,达到10.3亿美元,同比增长33%。

但流媒体带来的收入增长还能持续多久?

从前几年开始,流媒体增长就已经出现放缓的迹象。不过,在疫情背景下,线上迎来红利期,再加上以TikTok为代表的新型社交媒体平台起势,对音乐产业的A&R和宣发环节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据日媒报道,音乐公司正加快与TikTok合作,打造催生热门歌曲的新机制。

对于三大来说,更大的威胁其实还是新生内容迅猛增长,现有曲库面向Z世代的影响力不断下滑的风险。说到底,流行音乐行业属于娱乐产业的分支,是流行文化的组成部分,年轻人才是流行音乐竞争的主战场。

坐拥庞大的“音乐遗产”,作为一条大船,如何在全球各地刷新管理团队,调动内部积极性和动力,提升其新新增版权在Z世代年轻人中的影响力?这也是三大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以下是小鹿角智库团队的解析:

大举并购全球扩张,注重独立音乐

作为三大唱片公司中唯一没有被拆分上市的索尼音乐,我们对其具体业务数据的了解途径相对少了很多。但如果回顾其近两年的动向,其思路仍然是清晰的。

并购方面,仅今年上半年,索尼音乐就花了14亿美元用于对外收购。(回顾:6个月花14亿美元,索尼音乐想干什么?)

这14亿美元的收购案包括,以4.3亿美元收购Kobalt Music Group旗下两个子公司——独立发行和厂牌服务部门AWAL和邻接权管理部门Neighbouring Rights;以2.55亿美元收购了巴西唱片公司Som Livre;索尼音乐版权代理公司以未公开金额收购了Paul Simon的曲库。

同时,索尼音乐还在中国和印度地区,收购了部分曲库内容。除此之外,索尼音乐还收购了纽约唱片公司Alamo Records的多数股权,索尼音乐德国公司收购了儿童娱乐品牌Tiger Media。

在全球扩张方面,索尼音乐今年在泛东南亚地区成立了新厂牌Offmute、在印尼成立音乐版权代理分公司,中东分公司、印度分公司和德国分公司也都在今年有动作,进一步加深与当地音乐人的合作或是挖掘和培养。

对于索尼音乐来说,下重注到独立音乐是顺应大势的战略布局。毕竟,在这个时代,业务要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挖掘独立音乐成为最“有利可图”的方向。

依靠版权收入的三大唱片公司作为行业版权资产巨头,某种程度上来说,一直在独立音乐人阵营的对立面。在独立音乐人数量逐渐增多的今天,这种冲突尤为明显。

疫情之下,独立音乐人因失去线下演出收入而入不敷出,但坐拥音乐人版权的音乐巨头却因增长的流媒体收入而赚得盆满钵满。英国政府已经对流媒体展开调查,美国政府决策者也变得对巨头的收购们更为谨慎。

在美国,音乐版权代理商们一直试图消除反垄断对音乐人的保护。例如,音乐行业的“同意令”(Consent Decrees)就是以促进版权代理机构之间的竞争为目的而颁布的法令,这限制了大型版权代理机构(如BMI、ASCAP)对公播音乐(如在健身房、酒吧、饭店等使用的音乐)的定价权。虽然音乐版权代理商们多次申请取消这项法令,但无论是奥巴马政府还是川普政府都未同意。

今年,拜登政府在召开听证会后同样回绝了版权代理商们的请求,仍然决定将这项法令保留下来,理由很简单——当这可以帮助到大版权代理商时,也意味着不利于市场竞争,损害了新兴音乐人,也伤害了市场。

在独立音乐人方面,相较于竞争对手,索尼音乐的步子迈得更大一些。

今年6月,索尼音乐推出了一个名为Artists Forward的项目,旨在关注音乐人收入透明度和收入增长,其中还包括“Legacy Unrecouped Balance Program”计划,宣布抹掉一部分音乐人的偿付款。(回顾:索尼的一小步,音乐行业的一大步)

虽然这并非是索尼音乐的创举,但作为三大唱片公司之中的第一家采取如此措施保障音乐人收入的公司,索尼音乐此举还是非常有行业意义的。

美国杂志《Variety》指出,“这会令华纳和环球都倍感压力。”同时,这样的举动在当时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冲突加大的背景下,也让索尼音乐获得一些公众好感,当时英国#BrokenRecord抗议活动的发起者Tom Gary也称此为一件“壮举”。

除此之外,如前文所述,在今年2月索尼音娱花4.3亿美元从Kobalt买下了AWAL和Kobalt邻接权管理部门Neighbouring Rights。而在此之前,索尼已于2015年收购了全球头部发行平台Orchard。

加上AWAL和Neighbouring Rights之后,索尼音乐便完善了自己的独立音乐生态系统,从独立音乐DIY、发行、版权代理、A&R等一应俱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索尼音乐也成为了全球头部的独立音乐公司。

由于Kobalt的版权代理和厂牌资产从根本上颠覆了音乐商业的规则,Kobalt一直被认为是音乐行业最重要的变革推手之一。自从收购AWAL,Kobalt就一直想培养AWAL成为“助力独立音乐人”的代名词和独立音乐人社群的归属地。那么,被索尼音娱收购之后的AWAL是否还能保持其独立精神呢?

在管理方面,MIDiA Research评价,索尼”表现了在协作整体性和部门独立性之间惊人的平衡”。即便收购Orchard多年,Orchard仍深受独立音乐厂牌们的喜爱。有了管理Orchard的成功经验,相信AWAL也能较为顺利的保持独立性。但今年9月,消息传来,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CMA)正以反垄断名义介入调查索尼对AWAL的收购案中,结果会如何还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索尼音乐和华纳一样,都布局了播客制作领域。

今年6月,索尼音乐通过收购英国最大的独立播客制作商Somethin Else,推出了自己的播客部门,加速索尼音娱在全球播客产业中的发展。并且两方从2020年就开始有在播客节目方面的合作,收购之后,两方还会有更紧密的合作,并且推出更多优质播客节目。

在元宇宙方面,今年8月,索尼音乐和知名说唱歌手Eminem、前Def Jam首席执行官Paul Rosenberg和电子音乐人3LAU参投了NFT公司MakersPlace,该公司在此次融资中共筹得3000万美元。此外,索尼音乐还参投了线上演出直播公司Maestro、游戏公司Epic Games,并与元宇宙第一股Roblox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在虚拟偶像方面,无论是在日本还是中国,索尼音乐娱乐多年来都有布局。今年7月,索尼音乐日本就宣布加入VTuber虚拟偶像界,正式启动全新策划《VEE》,预计招募50名以上虚拟偶像个人或团体,打造新时代的VTuber虚拟偶像。早在2017年,索尼音乐就联合日本AKB48系列制作人秋元康以及以动画作品企划知名的Aniplex株式会社联合推出了8人虚拟偶像团22/7。

在打造虚拟娱乐体验上,索尼更大力推进的集团综合型XR项目“Project Lindbergh”,就是利用VR技术,将虚拟偶像实体化,为观众提供如临现场的偶像互动体验。

由于索尼集团天然具有游戏基因,影音产品产业链齐全,在VR/AR设备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是不容忽视的全产业链公司。背靠消费电子巨头,索尼音乐在元宇宙赛道上可谓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对于流媒体服务,索尼音乐同样野心勃勃。2018年8月,索尼精选宣布正式上线Hi-Res流媒体音乐服务,它最高可支持96kHz/24bit制式音频流媒体包月畅听,号称亚洲领先,也是中国大陆地区首家Hi-Res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

不过,就在这个月初有一个消息传来,由于未达运营预期,索尼宣布旗下数字音乐购买平台mora推出的高音质流媒体平台mora qualitas将于2022年3月结束运营,距离2019年上线也就短短三年时间。

总的来看,无论是沉浸式技术、Hi-Res、直播流媒体还是NFT交易,索尼音乐娱乐都有布局。

投资网易云音乐和B站,稳稳抓住Z世代

在中国区的业务层面上,索尼音乐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显得中规中矩。在市场占有率方面,与环球音乐和华纳音乐一样,索尼音乐也在一边扩张,一边焦虑。

2019年,索尼音乐娱乐中国总部新址扩大,搬到了北京朝阳区繁华地带的郎园Vintage,办公室装修了豪华的录音棚和剧场风格的多功能会议室。在搬新家的当天,索尼音乐娱乐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陈国威致辞:“我们将竭尽全力地发展中国的A&R事业,不遗余力地发掘、培养和推广本土人才。”

在音乐人签约方面,12月1日,民谣诗人马条带着首张全新创作专辑《塞外》宣布加盟索尼音乐;去年6月8日,欧阳娜娜宣布加盟索尼音乐并推出首张创作EP《NANA I》;2020年8月,索尼音乐举办了和黄绮珊的续约仪式;2018年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蔡依林的新专辑《UGLY BEAUTY》,以及莫文蔚带着《我们在中场相遇》在索尼音乐发行,并宣布与索尼音乐娱乐联合成立的个人厂牌“Mok-A-Bye Baby Records”。

2021年,Billboard评选出的100位美国之外,国际上最具影响力的人士(International Power Players),陈国威也有入选。在加入索尼音乐之前,2015年12月他公开亮相的抬头为环球音乐大中华区数字音乐与策略发展高级副总裁。

在国内,索尼音乐推出了原创音乐&独立音乐人孵化平台Indie Pie,并邀请到谢天笑加盟做品牌负责人。虽然Indie Pie的Facebook页面中,将其介绍为索尼音乐中国的多流派原创子厂牌,但厂牌新人却非常国际化,虽然以中国音乐人为主,但也有来自马来西亚、加拿大等地的音乐人。

除此之外,今年4月,索尼音乐在中国还推出了“贴地飞行”室内音乐节,但由于疫情,济南站、珠海站取消。2018年,索尼音乐中国曾与网易云音乐召开发布会,宣布达成深度合作,共同探索线下演出业务合作,包括周兴哲、许茹芸、黄绮珊、Matzka、宫阁等索尼音乐旗下艺人都会参与其中。同在这一年,索尼音乐还推出了主打“天后”的演唱会巡演项目。

在词曲版权业务方面,SONY/ATV(索尼音乐版权)中国区的负责人为华山,一直较为稳定。

2017年,我们曾与周建辉(2016年9月加入索尼音乐担任中国与台湾地区的首席执行官,后离职)探讨,如今大牌艺人都不需要唱片公司,唱片可以自己发,演出可以自己搞,像周杰伦、张信哲、五月天都有自己的公司,很多独立的音乐公司也都百花齐放,那么三大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回顾:索尼音乐周建辉如何找回唱片公司的加值能力?)

在周建辉之前,索尼音乐娱乐大中华区CEO为徐毅,2012年4月,他是第一个非港台背景内地人在三大做到最高职位的职业经理人,于2016年中因“家庭原因”离职,后出任太合音乐集团的CEO。

显然,对于唱片公司来说,定位在服务业,拿回加值能力没有那么简单。如今摆在索尼音乐面前的难题依然是,如何在签约艺人时拥有差异化的服务能力?如何面对日渐做大的独立音乐市场份额?如何面对主流音乐与独立音乐日渐模糊的界限?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索尼音乐在内地不仅仅做唱片、版权代理、发行业务,也在切入演出市场的原因。

相较于业务,反而索尼在中国的投资比较引人注目。

今年11月底,索尼音乐娱乐参与了网易云音乐IPO的募资,成为其基石投资者,为其上市保驾护航。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显示,索尼音乐娱乐认购网易云音乐1亿美元(约7.8亿港元)股份,有消息称,这也是索尼音乐娱乐首次担任中国数字音乐公司香港IPO的基石投资者,体现了音乐产业链上游版权方对于网易云音乐商业价值及发展前景的长期看好。

索尼音乐之前一直是周杰伦唱片发行的合作公司。2020年,周杰伦20周年14张经典专辑黑胶唱片于11月6日,即周杰伦出道20周年纪念日正式发行,由索尼音乐授权嘿哟音乐于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发行,掀起抢购和收藏热潮,这是去年实体音乐市场最大的亮点。

从合作渊源来看,杰威尔公司是周杰伦离开阿尔法公司后,于2007年创立的个人娱乐有限公司,杰威尔音乐在全球地区的所有商品均由索尼音乐娱乐公司代理发行。2012年,周杰伦出道12年,杰威尔与索尼唱片发行合约期满,在发布会上宣布周杰伦唱片发行与索尼再续约。网易云音乐上市之后,最近乐迷都在日常催网易云音乐上线周杰伦的歌曲,但其实唱片版权在杰威尔手中,估计还要等很长时间。

2020年4月,B站官宣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用户在B站上可以看到SME旗下曲库MV。确实,B站当时是市面上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从现在回溯去看,这也是一笔非常成功的投资。

对于腾讯音乐来说,索尼音乐一直是其重要的内容合作伙伴。

今年5月,双方宣布续约版权合作,在新闻稿中,TME的副总裁、内容合作部负责人潘才俊展望未来时表示,“我们希望通过IoT等更多领域的深度合作,共同促进中国数字音乐消费,在探索音乐宣发更多创新可能的同时,也进一步推动我们完善的数字音乐生态持续实现正循环。”

陈国威则表示,“此次续约将进一步让SME旗下高品质的音乐内容及杰出艺术家们触达到中国听众,为喜欢不同音乐类型的音乐爱好者提供世界性优质音乐内容的多元化选择,同时将进一步推动中国音乐市场音乐版权正版化的持续发展。”

其实早在2018年1月,腾讯音乐就与SME在香港推出了合资厂牌——电子舞曲音乐品牌Liquid State,旗下签约艺人有CORSAK胡梦周,此后几年这家厂牌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CORSAK胡梦周身上。今年7月,这家厂牌才宣布签约了旗下第二位中国本土音乐人WILLIM(缪维霖)。

从业务板块来看,索尼已经做了五十多年音乐业务,三十年的电影市场和二十五年的游戏市场,如今索尼的综合娱乐帝国事业还在不断扩张。

索尼中国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曾经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在线娱乐有5000亿元市场规模,而索尼拥有丰富的动漫、音乐、影视,游戏等内容。两者携手,无疑将会迸发出更大的能量。

今年5月,高桥洋明确表示,“今年我们在中国确立了比较激进的增长数字......动机在于我们的工作还做得不够好。同时,中国的消费群体,特别是有潜力的消费群体正在不断增长。”

显然,无论是和TME合作电音厂牌,还是参投网易云音乐和B站,又或者是耕耘社交媒体,索尼音乐娱乐在布局年轻人市场方面不遗余力,尽可能在所有的渠道触达Z世代年轻人。

没有公司不害怕自己会被年轻人抛弃,索尼音乐自然也不例外。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390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6: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6: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