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大裁员的推特人:对马斯克太失望,但仍看好未来

文 | 郑峻

“在他收购之前,我有着不小期待。他是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在电车和航天都带来了颠覆,我希望他能给推特带来改变。但完成收购之后,他对待员工的方式和裁员的手段,完全没有任何沟通,这让我对他很失望。”尽管马可自己并没有被裁员,但他的心情依然很糟糕。“我之后也会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一天裁掉半数员工

11月5日,对推特员工来说,这是一个黑色的星期五。在马斯克完成收购推特整整一周后,他们担心多日的大裁员靴子终于落地了。马可所在的组走了一大半,连团队负责人都被裁了。“我们组还算好的,有的组甚至整组都没了。今天没人工作,大家心情都特别糟糕。”等到周五傍晚,马可才愿意和我简单聊几句。

在此次大裁员中,推特7500多名员工,超过半数都被辞退。影响最大的是数据科学、产品、广告团队、企业通信、基础设施团队,裁员比例超过了80%,一些团队几乎是整组被撤。即便是影响最小的安全审查团队,也有15%的员工被迫离开。

实际上,此次裁员早在外界和员工的预期之中。据媒体报道,马斯克在完成收购之前就向投资者透露,自己计划对推特裁员75%。虽然随后马斯克否认了这一裁员比例,但裁员一半几乎是员工们的共识。唯一不确定的,只是裁哪些部门以及怎么补偿。

今年4月底达成440亿美元收购协议之后,由于美国股市大幅下滑,推特和特斯拉股价都下挫了超过三成,马斯克一度宣布取消收购交易。因为他需要抛售特斯拉股票套现筹集资金,推特和特斯拉股价大幅下滑,意味着他需要承担双倍的损失,套现还要缴纳天价的税金。

但在推特的诉讼压力下,马斯克最终被迫以440亿美元的原价完成了收购。在他的收购资金中,包括了130亿美元的银行贷款。据Dealbook估计,马斯克每年需要偿还银行超过10亿美元。现在特斯拉股价处于低位,马斯克绝不愿意继续抛售股票套现来还贷。用推特的利润去偿还银行债务,是马斯克最实际的选择。

另一方面,推特依然处于亏损状态。2021年推特营收接近51亿美元,但却亏损2.21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5.13亿美元,第二季度再度亏损2.7亿美元。因此,他必然会通过大裁员来削减成本,让推特尽快扭亏为盈。

这些背景情况,推特的员工也都清楚。但令他们感到惊愕的,是马斯克的裁员方式。11月4日傍晚,推特员工们突然收到裁员通知。推特办公室周五关闭一天,门禁卡也会失效。与此同时,员工们所用的内部协作平台Slack也被关闭。周五早上9点,所有人都会收到邮件通知。如果公司邮箱收到通知,说明没有被裁员可以继续工作,如果是个人邮箱收到通知,那么可以直接查看裁员信息。

广告主拒绝投放

前推特员工亚伦已经和本次裁员无关了。几个月前,亚伦离开了工作几年的推特,加入了硅谷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现在想起来,亚伦很庆幸自己几乎没有犹豫,因为现在的新雇主刚刚宣布冻结招聘,如果留在推特被裁员的话,要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

亚伦说,“当我得知他和推特达成收购协议的时候(注:4月底),看到他想恢复特朗普账号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尽快离开,所以拿到一个差不多的Offer就走了。虽然现在已经离开,但看到那么多前同事突然大量失业,还是会有一种很凄凉的感觉。现在硅谷就业市场入冬了,再不是去年那样的火热场景。”

在推特大裁员的当天,马斯克在推特上抨击激进团体施压广告主,导致推特广告营收大幅下滑。“即便推特内容审核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我们已经尽其所能满足激进分子。极其糟糕!他们正在试图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

这段推文的文风与推特治国的前总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推特的广告业务的确遭受了重大打击。在马斯克完成收购之后,化妆品巨头欧莱雅、药品巨头辉瑞、食品巨头General Mills等大广告主纷纷暂停了推特广告投入。而作为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和奥迪汽车也不愿意在马斯克旗下的社交平台投入。

广告主不愿继续在推特投放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随着美国经济陷入衰退阴影,广告主普遍收紧预算。近期发布的谷歌、Meta、Snap营收都出现增长放缓甚至是下滑。谷歌YouTube广告营收更是首次出现减少。而另一方面,广告主也担忧推特在马斯克入主之后的内容管控走向,因此希望观望一段时间。

亚伦觉得马斯克这是在转移视线,化解推特大裁员的舆论压力。“广告主关心的是品牌形象和广告回报,如果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未来发展走向都不明确,他们当然会先等一等。就算是一家普通企业被收购,其业务也会出现一段时间的过渡时期。马斯克已经习惯性将自己的问题都归罪于左派。”

虽然马斯克在完成收购之后,宣称自己让小蓝鸟自由了,但并没有如保守派所愿的那样,立即恢复前总统特朗普等人的账号。和很多人预期的相反,马斯克承诺组建一个具有多元化视角的内容审核委员会,在委员会决策之前不会改变推特的内容审核标准。

在亚伦看来,马斯克是在广告主的压力下才这么表态。“他或许是出于政治目的收购推特,也想让特朗普回来。但他毕竟付了440亿美元,也不想自己的资产大幅贬值。如果真的搞成所谓的绝对自由,那么广告主和用户都会流失,推特价值也会缩水。”

完全没任何沟通

“没有任何沟通,没有尊重,裁员补偿也非常吝啬。”这是我接触到的推特员工中,对马斯克的共同抱怨。

在马可看来,“对比硅谷其他互联网公司的人性和透明化裁员,马斯克在这次裁员的确做得很不地道。完全没有沟通,让大家在过去一段时间觉得特别煎熬,而且裁员补偿在硅谷算是很少了。我对裁员本身没有异议,但对他本人以及裁员的方式确实非常失望。”

作为一位资深程序员,安东也在此次裁员中幸存了下来。但他依然有着不满,“大裁员并不是不可接受的,所有人都知道推特会裁员。我们所不满的是马斯克对待推特员工的态度和裁员的方式。很多员工感到非常失望。”

从10月27日正式入主推特,到上周四晚上宣布裁员,到上周五正式裁员,马斯克始终没有与推特员工直接沟通,解释裁员的必要性,甚至没有试图提振一下员工士气。马可说,“我不知道他周一会不会出来沟通,但这个周末,推特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

马斯克并没有和被辞退的员工沟通,但却一直在推特上进行危机公关。大裁员的当天,马斯克发布推文称,“关于Twitter的裁员,不幸的是,当公司每天亏损超过400万美元时,没有别的选择。向每个退出的人都提供3个月的遣散费,比法律要求的高出50%。”

然而,按照加州的劳工法规定,企业在进行超过50人的大规模裁员时必须提前两个月通知。提供两个月工资原本就是法定的最低补偿标准,马斯克仅仅多给了一个月工资,而且还要求员工签署放弃所有追诉权利的保证书。

目前已经有诸多推特员工加入了集体诉讼,指控特斯拉违反加州裁员法,要求推特做出赔偿。因此,如果员工想拿到那第三个月工资,就必须签署放弃权利保证书,也就意味着他们会失去未来的索赔权力。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业务遭受巨大冲击的Airbnb不得不裁员1900人,裁员比例约为25%。当时他们的裁员补偿方案是:14+N个星期的薪水(N即工作年份),提前兑现员工的受限制股票,预付一年的医保。当时的Airbnb还没有上市,也处在严重亏损状态,2019年亏损了6.74亿美元,更预计2020年上半年可能会亏损超过10亿美元。

就在推特裁员的同一天,硅谷支付巨头Stripe也宣布裁员14%(超过1000人)。他们给出的裁员补偿是无条件的14个星期的工资、未来6个月医疗保险的现金折现以及预发2022年的全年奖金。

此外,Airbnb创始人兼CEO切斯基(Brian Chesky)和Stripe创始人兼CEO克林森(Patrick Collison)都给员工写了一份措辞诚恳的邮件,详细解释为什么要进行裁员,感谢员工们为公司做出的贡献,提供各种帮助被辞退员工寻找新工作机会,欢迎他们在未来业务好转时回到公司。

亚伦对马斯克并没有太多好感。他觉得,马斯克和特朗普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最大的相同点就是他们都完全没有同理心。这次毫无沟通和尊重的推特裁员方式,和马斯克此前对待特斯拉车祸的态度,都体现了这一点。

双方都需要适应

相比之下,安东对马斯克的印象不错。10月26日马斯克抱着水槽来到旧金山总部那天,中午还在公司食堂和员工一起吃饭。当时安东也在食堂,好奇地站在旁边听着马斯克与员工闲聊。当时安东的感觉是:马斯克似乎没有网上看起来那么张扬狂妄,本人反而给人很友善亲和的感觉,说话也很理性。

但随后的一周时间,马斯克给推特员工们带来的更多是惊愕。他到了推特之后,就直接开除了几位核心高管,从特斯拉带来了50多名软件工程师,到推特来审核代码。一些项目团队开始加班加点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甚至有人直接睡在了公司。

在加入推特之前,安东来自硅谷一家以卷出名的互联网公司,他试图去理解马斯克。“他刚来推特,对我们的业务、产品和员工都缺乏了解。我们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他也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这需要一个互相适应的过程,这个过程中,马斯克带来自己的人,也是可以理解的。而推特员工因为不了解他的工作节奏,也会出现一些混乱。只不过他带来的冲击,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猛烈,也带来了很多恐慌氛围。”

马可则澄清了一些情况。“打印代码这件事,我不知道前面背景是什么,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过。但是项目主管睡办公室这事是真实的,部分员工加班加点赶活也是有的。马斯克刚到推特,也并不信任我们,所以才会找特斯拉员工来审核代码,帮助他了解推特的程序员到底是什么水平。我觉得这一点还好。但是马斯克想把特斯拉的文化转移到推特,我不确定他能不能成功。”

据马可介绍,推特内部原本有不少诸多马斯克支持者。收购消息宣布之后,整个公司就分成了两派。有一部分人很喜欢马斯克,觉得他能给推特带来急需的变化,也有另一部分人很反感他,把他当成小丑,担心他把特斯拉的运营和对待员工的方式带来推特。

“可以说,员工们要么是极度乐观,要么是极度悲观,几乎就没有中间派。不过,真正不喜欢他的人,过去半年已经走了很多,现在留下来的员工,要么是没有找到好下家的,要么是对他还有着期待。”

亚伦就是反感马斯克而选择离开的那部分人。他对马斯克恢复推特“言论自由”的说法抱着深深的怀疑,对恢复特朗普账号更是强烈不满。他担心马斯克的到来会让推特重新成为2016年那样阴谋论和极端言论泛滥的温床,更担心这样的平台还有多少商业价值。

在裁员名单宣布之后,安东和马可一直在向硅谷其他公司的朋友打听有没有招聘岗位,希望能够帮助被裁的同事。“在现在这种环境下被裁员,是挺艰难的,很多公司已经冻结招聘了,很难找到合适的岗位。如果过去两年在股市高点买了豪宅进行激进投资的话,现在可能会很痛苦。就算是还在招聘的公司,开出的Offer也远低于去年的标准。那些拿着H1b工作签证的同事,还有更多的烦恼。”

需要解释的是,如果持H1b工作签证的员工,被裁员后如果不能在两个月内找到新雇主继续办理工作签证,就会失去有效签证而被迫离开美国。一位工作不久的推特员工,从周五开始一直没有回复我的采访要求。不知道他是否在裁员名单中,或许他还有身份担忧,作为陌生人的我并没有再继续打扰。

前任CEO都不合格

在推特大裁员之后,推特联合创始人、前任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推特上写道,很多人因为大裁员对自己感到愤怒。自己也对目前的状况负有责任,让推特规模扩张太快了,需要为此向所有人道歉。

2020年底,多西辞去了推特CEO的职位,专注于自己的另一家公司Block。他在马斯克和推特董事会的沟通中扮演着桥梁的作用。在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多西也保留着原先的股份,继续作为小股东留在推特。

在推特工作多年的马可看来,“多西更像是一个精神领袖,他也没有决策拍板权,对董事会提了很多想法都得不到落实。他在推特打造的企业文化是开明、平等和友好和宽松,这是我们很多人之前喜欢并留在推特的原因。”

虽然马可对多西本人评价很高,但他也认为,多西在卸任的时候,让年轻的CTO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接班,是一个巨大的隐患,甚至或许是故意设的一步棋,促使他的好友马斯克去收购推特。

马可解释说,“阿格拉瓦尔不是一个合格的CEO,他或许是个很好的技术负责人。给他一个目标,他能交出很好的成绩,但让他统领一家大企业,他没有这样的经验。阿格拉瓦尔一直在做技术,也没有带过大团队,他缺乏管理经验和业务理解,也没有太多的支持者。

马可认为马斯克的到来,可以解决推特决策混乱的致命问题。“推特之前股权结构非常分散,没有哪个股东能拍板;而大股东都是投资机构,他们并不关心产品。我并不认为推特研发工作特别缓慢,而是产品与决策层比较摇摆不定,对产品方向和定位没有明确概念。所以才会出现什么都想做,什么也都做过,但什么都没有做好。所以才会有推特多年增长缓慢,最终成为收购对象的局面。”

安东也觉得,多西和阿格拉瓦尔这两位前任CEO在做产品方面,和马斯克有着明显的差距,也缺乏尝试和犯错的勇气。他举例来说,马斯克来到推特之后,除了提出蓝V认证收费之外,还重启了已经被废弃的短视频平台Vine。“Vine那个时候短视频生态还没有打造完善,就被管理层放弃了,后来才有了TikTok火起来。原先的推特管理层因为不想失败,甚至都不愿意去尝试。马斯克到来之后,多做一些这种产品尝试,对推特是一件好事。”

推特太需要改变

尽管在采访过程中,安东和马可都对马斯克缺乏沟通和尊重的裁员方式感到失望,但他们同时也都觉得,马斯克的到来,对推特可能是件好事。这家互联网公司,太需要外力来改变了。

安东是从硅谷一家以卷出名的公司来到推特的。“在马斯克到来之前,推特的企业文化可以说是一团和气。推特产品没有什么方向,甚至很多年都没有进行产品迭代。我并不是觉得马斯克一定可以做好推特,但推特太需要变化了。如果推特继续这样不变,那一定会有问题。马斯克那种以结果导向的管理,对推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的感觉是,马斯克是一个性格极其强势的人,他提的想法你就必须得去执行。”

安东因此觉得,“马斯克现在的做事方式,让很多推特员工感到失望,但这是操作层面的问题。如果他真能给推特带来很好的愿景,帮助推特加快产品步伐,帮助平台价值提升,那么未来大家也会忘记他现在对待裁员和员工的方式。马斯克、贝佐斯、扎克伯格,最成功的几个企业家,在为人方面其实都不怎样。”

但安东也强调,自己的人生到了需要考虑职业和家庭平衡的阶段,如果未来推特的工作氛围过于高压,自己也会考虑其他机会。

尽管马可对公司目前的氛围感到失望,但他依然看好推特在马斯克旗下的发展前景。“他很有远见,有很强的执行力,有很好的产品理念,有很多资源人脉。我相信只要他想做好,还是有很大机会的。我尤其看好他把推特和Web3结合起来的前景,推特上本来就有很多web3社区和大量的用户,如果能做好的话,这是全球最好的有web3背书的社区。”

马可最后总结说,“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或许应该相信马斯克,他能给你带来回报价值。但如果你是一名员工,最好不要给他打工。太煎熬了。我也会看看其他机会。”

上周六是裁员之后的第一天,马斯克吆喝了数天的蓝V认证收费功能正式上线,每月收费7.99美元,比预定的11月8日提前了三天时间。此外,马斯克也宣布推特即将取消字数限制。实际上,这项产品功能早就研发完成了,但推特原管理层却出于各种考虑,迟迟没有正式上线。

(应当事人的要求,本文采访的推特前员工与现员工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TikTo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rle.cn/3368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5:2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上午5:30

相关推荐